節錄自:商業周刊第1300期 "搞定你的數位小孩" p.150 - p.151

出刊日期:2012-10-22

作者:單小懿

開發五感能力 平衡iPad癮

十月初,徐宏義收到一封電子郵件,主題是「每個小孩都要學會寫程式」。

寄件者是他的小兒子徐安心,他知道父母正在推動數位教育,於是把這篇介紹愛沙尼亞規定孩子國小一年級就開始學寫電腦程式的文章,寄給父母參考。十二歲的他,已成為父母的資訊重要來源。

一個家庭出現一個資優生已經很罕見,徐家竟出了三個:老大徐安廬十二歲時進入華盛頓大學就讀,十五歲時拿三個學位畢業;老二徐安祺二十歲,今年剛成為哈佛大學博士候選人;對於老三徐安心,徐宏義夫妻刻意不讓他快速跳級,但國小六年級的年紀,卻已就讀高二。

徐宏義專長腦神經科學和人工智慧,在美國曾擔任軟體工程師;三個月前,夫妻兩人帶著小兒子返國考慮定居,成立以推廣數位教育的基金會EDUX Taiwan(網址是eduxtaiwan.org),徐安心也與兩位哥哥分隔美、台兩地。

兩位天才哥哥都在數位環境中長大,但徐安心的工具與兩個哥哥最大差異,就是十歲就擁有平板電腦iPad。並且,他與爸媽同時啟用iPad,沒有先後之分。

改變:分享,讓家人互動更頻繁

在徐家,經常出現的場景是:上午媽媽徐羅曼如帶著iPad到洗衣房洗衣服,邊聽Pandora網路電台的音樂,邊準備午餐食材,順便讀兒子寄來分享的文章。下午,徐安心用電腦和iPad,透過網路上美國高中,身為「生活導師」(Life Teacher)的徐羅曼如陪同上課;如果無法陪在身邊,有iPad也可讓她在別處跟上課程。

「所有科技產品在我們家就是工具,很重要但是很自然,」徐宏義說,使用iPad也是一樣,一開始,他也會找有學習價值的教育軟體給徐安心參考,但時間一久,兒子自己清楚自己要什麼,不用引導。

「Ben(徐安心英文名)也會從朋友那裡知道很多單純娛樂的遊戲,我們會要求他避掉暴力內容;除此之外,沒有限制。」徐宏義說。

徐安心甚至反過來成為父母的資訊提供者。「iPad對我最大好處,一是不用買書;二是多個行動素描簿,可以看到哪裡、畫到哪裡,並且到哪裡都可以看TED演講和可汗學院(Khan Academy)的知識,」徐安心說。

徐羅曼如認為,iPad與傳統電腦,最明顯的差異是「立即分享」,以前家裡成員都在自己的書桌打電腦,各做各的,現在看到新鮮有趣的資訊,可以立刻拿給對方看,互動更頻繁。

許多家長都會擔心小孩從此上癮、沉迷,難道徐家爸媽不擔心嗎?

徐宏義認為,小孩使用iPad,最直接就是當成玩的工具,會沉迷是正常情況。爸媽應該自問:「你安排什麼其他東西可以讓他玩?讓他知道遊戲不是全部?」

原則:兼顧數位學習和動手實作

以徐家來說,雖然大量運用數位科技,但也非常重視小孩動手實作。孩子年幼時,徐宏義會準備各式各樣的材質,比如很多種砂紙、有編號,讓小孩輪流碰觸,分辨這是幾號砂紙,藉以刺激小孩的觸覺;或準備幾罐不一樣氣味的東西,讓小孩分辨……,類似活動,讓孩子從小開展觸覺、嗅覺、味覺、聽覺、視覺等五感能力。他們也重視戶外活動,鼓勵小孩蓋樹屋、搭帳棚。

「根據腦神經科學的說法,從小刺激小孩的多重感官,有助於大腦開發,」徐宏義說,大原則就是結合科技操作與動手實作的「混合式教養」,電腦只是諸多工具之一。

在台灣,許多爸爸支持孩子數位學習,媽媽則持保留態度。徐羅曼如卻認為,「媽媽喜歡科技,可以把小孩推到下一世代!」並且,透過網路,可發現全球各地有非常多的工作機會,「小孩子對前途會有更多的想像。」

「現在小孩的腦袋,與上一代已經不同。你要跟外星人講話,你要先把自己當外星人。」訪問最後,徐宏義提出一個問題:「Are we preparing for our kids' future?」(為了孩子的未來,我們準備好了嗎?)

原文電子連結